盈创无忧

江苏便民网 网站股票配资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

举世时报民调:三成受访民众认为澳大利亚对华是威胁

2020-06-24| 发布者: 江苏便民网| 查看: 144| 评论: 3|来源:互联网

摘要: 原标题:举世舆情观察“中国民众如何看澳大利亚”:中澳关系最大滋扰因素是美国[举世时报记者丛超]中国和澳...
 

原标题:举世舆情观察“中国民众如何看澳大利亚”:中澳关系最大滋扰因素是美国

[举世时报记者 丛超]中国和澳大利亚两国关系这两年跌入谷底。为相识中国民众对澳及中澳关系的看法,举世时报旗下举世舆情观察中心(“举世舆情”)与北京外国语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(“北外澳研”)近日互助开展初次专门针对中国和澳大利亚的问卷观察。观察结果显示,中国受访者对澳大利亚的好感度不高,超七成中国受访者认为中澳关系为“比力紧张”或“一般”;近半中国受访者认为美国事影响中澳关系的最大滋扰因素。

本次中国问卷观察的执行方为数字100市场调研公司。北外澳研根据中澳关系中的焦点议题和近期热门问题,并参照澳大利亚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民调中相干问题,完成调盘问卷的拟制与互视分析,形成本陈诉。本次观察接纳了基于大范围会员样本库的在线问卷观察要领,在6月11日至14日举行,共回收有用问卷2105份,笼罩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西安、沈阳、武汉、成都、郑州、青岛、昆明10个都会。

盈创无忧本观察接纳0-100分举行通例的好感度评价。观察显示,受访者对澳大利亚的好感度平均分为65.3分。联合举世舆情年度《中国人看世界观察》往年的结果来看,受访者从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十个国度中选择“最喜爱哪个国度”时,澳大利亚自2010年起一直稳定在十个国度中的第二至第四位,2016、2017年出现明显下跌,分别降至第七、并列第六位,2018年虽短暂回升,2019年再次降落至第六。根据2019年观察后至今双边关系的走势,预计2020年的好感度会进一步降落。

与此同时,澳民众对中国的好感度也自2019年出现显著降落。罗伊研究所每年就澳民众对其他国度的好感度得分(0-100分)举行连续追踪观察,结果显示,2019年澳民众对中国的好感度为49分,为2006年罗伊初次提出该问题以来的最低值。

盈创无忧当问及“在中国的对外关系中,中澳关系有多紧张”时,受访者的回答集中于“比力紧张”和“一般”(图表1)。与此相对,对于澳大利亚来说,中国和美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是其对外关系中的双重点,如何与两个大国处置惩罚好关系是当前澳外交政策中的最大困境。在2019年的罗伊民调中,在被问及“澳大利亚政府在制定外交政策时,到底应优先同美国照旧中国维持/建立好关系,只管可能会使同另一方的关系受损?”50%的受访者认为应“优先维持同美国的关系”,44%认为应“优先与中国建立好关系”。可见,2018年至今,澳大利亚只管对战略选择举行了比力充实的讨论,但外交政策的困境仍未解决,且进一步出现破裂。

在谈及“对于中国来说,澳大利亚更意味着什么?”时,约2/3(66.8%)的中国受访者认为澳大利亚“更多是经济同伴”,但仍有约1/3的受访者认为澳大利亚对于中国来说更多意味着“政治、意识形态或军事威胁”。

盈创无忧澳大利亚多年来保有“中等强国”的自我认同,新冠肺炎疫情产生后积极游说多国开展所谓“独立观察”时也多在此框架内讨论。但从中国民众的认知来看,对澳大利亚中等强国的身份、以致国际关系中“中等强国”可发挥的作用和活动空间,很洪流平上并不认同。受访者中2/3认可“澳大利亚是中等强国”,但仍有20.6%认为“澳大利亚不是中等强国”。

盈创无忧北外澳研教授韩锋23日对《举世时报》记者表示,配资公司 “中等强国”的界说,学者也缺乏一致认同,澳两党在这个定位上也是有区别的,大抵的共鸣是在超等大国和大国间起到平衡或建设性的作用。自二战以来,澳大利亚在国际问题上积极发声,APEC等区域性组织也是它的倡议。而中国民众普遍认为,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域非常倚重的盟友,澳大利亚长期以来就是美国的“跟从”,其争取发挥“中等强国”作用的独立性受到质疑。

在被问及是否同意“澳大利亚在经济上过于依赖中国”时,43.2%的中国受访者表示“同意”,34.6%“差别意”,22.2%表示“两者均差别意或没看法”。与之相比,2019年罗伊年度民调结果显示,74%的澳受访者认同“澳在经济上过于依赖中国”,24%的受访者不赞同此说法。

陈诉称,对比来看,澳大利亚民众对澳经济上更依赖中国有比力清醒的熟悉,但同时产生了关切和焦虑情绪,尤其是当议题涉及民生问题时。比方,据罗伊民调卖力人解释,对中国投资的焦虑情绪2018年出现大幅攀升,应主要源于媒体对所谓中国买家在澳购置房地产报道所产生的担心。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这一焦虑生理再次被“绑架”,一些政客、媒体和利益集团大肆炒作,宣扬经济上“多元化”、甚至“与中国脱钩”。

韩锋表示,中澳商业颠末一段时间高速发展,靠近澳商业总额的1/3。中国事澳最大的商业同伴,同时也是澳商业顺差的紧张来源。商业是双方志愿的,是市场决定的,也是双方利益的需要。商业集中引起了一些澳受访者的不宁静感,这是可以理解的。但这是双边关系发展中的问题,在双方配合积极下是可以处置惩罚好的,条件是不要过分政治化。

当被问及“影响中澳关系的最大滋扰因素是什么”(单选)时,49.5%的中国受访者认为是美国,32.5%认为是“意识形态的差异”,另有13.7%指向澳海内政治因素。观察还显示,超八成中国受访者认为澳大利亚配资公司 病毒起源的涉华言行“有偏见”;过半中国受访者对两国关系回暖“不看好”或“不确定”。

韩锋表示,中澳关系在许多时候都是追随中美关系的风向标来走的,中美关系好的时候,中澳关系大部门情况下也会好,反之亦然。现在讨论最多的是中澳关系的“重新界定”,单纯回到已往恐怕是很难了。中澳都有人认为中澳关系会“触底反弹”,但这个谷底在哪儿,现在还不确定。新冠疫情暴发后,澳在对华关系上已经在疫前错误的偏向上进一步偏离。这不切合澳自身利益,更倒霉于地域协力抗疫。

盈创无忧留学和旅游是澳大利亚对华服务出口的第一、二大种别,据澳大利亚政府统计,截至2019年底,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占近76万国际学生中的28%;来自中国的游客占抵澳国际游客的15%,但多为高价值游客,消费金额占到国际游客消费总额的27%。本次观察中,在问及旅游目的地时,受访者从12个国度中举行单选,选择澳大利亚的占16.7%,在日本(17.6%)之后排第二;受访者同时从8个热门留学目的地中单选出“最想去留学的国度”,澳大利亚以16.5%居第一。但当被问及“在多洪流平上会思量留学/旅游目的地对中国的政策、好感度及双边关系”时,八成以上受访者表示留学/旅游时“一定会或较多思量”对华政策、好感度及双边关系。

韩锋表示,从学制和教学质量上来说,澳大利亚教诲有上风,这也是为什么赴澳中国留学生增长较快的缘故原由。目前的要害是中澳关系什么时候能恢复,以及澳海内的种族主义问题能不能控制住。澳高校是非常接待中国留学生的,但澳政界已经出现差别声音,未来有可能影响中国学生赴澳留学。

责任编辑:吴金明

盈创无忧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,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。(官方微博:新浪期货配资 )



分享至:
| 收藏
收藏 分享 邀请

最新评论(0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江苏便民网  

GMT+8, 2019-1-6 20:25 , Processed in 0.100947 second(s), 11 queries .

Powered by 江苏便民网 X1.0

© 2015-2020 江苏便民网 版权所有

微信扫一扫